冷灰
24号
启体

第 98 章 chapter 98(1 / 2)

作者:宿千苓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那一拳来得极快,倘若是没有练过的人,怕是会直接被这一下揍翻过去。周宴行几乎是下意识地偏头,他的反应速度已经够快了,然而右脸仍然迅速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,眼前直冒金星。

椅子腿在地上发出牙酸的摩擦声。

周宴行怒极反笑:“偷袭?”

他还未起身,戚颂第二拳已经过来了,脸上表情分外冷冽,周宴行也怒了,抹了把脸,尝到了久违的血腥味,一下激起了他心头的火气。

论打架,这世界上打得过他的人还没出生。

桌上的电子产品噼里啪啦摔了一地,文件更是满天飞舞,关键时候挡住了视线。戚颂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冷冽的气息几乎要凝成实质:“这一拳是你未经允许,擅自动我的男朋友。”

周宴行挽起袖子,不由分说,回击了过去。两人霎时间扭打到一起,全都下了狠手,出乎意料的是,戚颂打架也很熟练,虽然不是周宴行那种野路子,但显然是经过正规训练的。

拳拳到肉。

周宴行冷笑,语气狠戾:“他什么时候成你的男朋友了?还真想拿着鸡毛当令箭?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。”

同样一拳过去。

“他之前不是跟你表弟在一起么,又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。”周宴行一字一顿,带着轻蔑的嘲讽,“他现在爱的是我,就算之前你们有什么关系,现在也全都不作数了。”

“更何况,在网上的关系,根本不算数。”周宴行道,“别以为游戏里挂个情侣就是真情侣了,只是池湛心软,不会拒绝罢了。”

周宴行抹了一下唇角,已经多少年没这么酣畅淋漓地打过架了,然而,虽然在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,心里却有一股邪火直冒,宛若毒蛇的獠牙在血液里注入了一股酸涩痛楚的毒汁。

……即便说得嚣张,但实际上,他和池湛之间也仅仅是一日恋人的关系,脆弱得比一张纸还薄。

以池湛的性子,如果他不喜欢,是绝对不会随便跟网上什么人结成游戏情侣的,哪怕是挂名的也不会。这也是为什么,周宴行会如此敌视戚颂的原因。

但这一点,是绝对不可能让情敌知道的。

池湛查看了会议总结,安排了明天的日程,周宴行和戚颂却仍旧没有出来。

他们两个……还在谈事吗?

池湛来到会议室门口,正要敲门,门却忽然开了。

周大总裁向来非常注重外表,虽然不属于一丝不苟的风格,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衬衫皱皱巴巴不说,发型也乱了,更为明显的是,他的侧脸肿了。

见池湛看过来,周宴行不太自在地用完好的那半边脸对着池湛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。”

戚颂则站在另一旁,脸上明显有一道红痕。

见池湛望过来,一声不吭,垂下了眼。

再加上会议室里宛若被暴风袭击过后的凌乱场景,桌椅倒了一地,无需多问,都知道刚

才发生过什么。

池湛心头一跳,却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被公司里的人知道,打架事小,但万一传出Seven和周瑞老板不和这种谣言,后面的合作会很麻烦。

“你们都休息一会,这里我来处理。”池湛低声道。

戚颂淡淡道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周宴行哼了一声,听不出是嘲讽还是不屑:“没人逼你留着。”

池湛自然不可能让戚颂就这么离开,他脸上的伤太明显了,看起来就很痛,如果不及时处理,可能会感染。

然而对上戚颂那双沉静的眼眸,池湛却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“你是不是看到了?”这句话刚说出来,池湛便后悔了,如果戚颂说“是”,他又该怎么回答?

戚颂却没有回答,片刻后,反问道:“看到什么?”

并不像是看到了周宴行亲他那一幕。

戚颂身上的衣服也有些凌乱,他没有管,转身便要离开,池湛往前迈了一步,被周宴行拉住,道:“别管他。”

戚颂脚步没有停顿。

池湛抿紧了唇,看着戚颂离开了公司。

心里却丝毫没有放松。

……这种感觉,似乎比之前跟颂光提分手时的心情,失落感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有那么一刻,池湛几乎都想要放弃自己的计划,但理智告诉他,这或许是唯一一个能够探查到事情真相的机会了,如果就此放弃,只会功亏一篑。

池湛独自一人站在会议室,扶起倒下去的桌椅,捡起飘散了一地的文件纸,并且按照顺序整理好,现场留下了打架过后的痕迹,可见当时状况十分激烈,并且没有人处于绝对压制地位……周宴行会打倒是不意外,Seven也会打架?

会议室恢复原状,除了摔坏的电脑不能用了,幸好文件有备份,没有造成损失。

备份……

池湛想起来,他也请岑迟给他做了一个记忆备份,但不知道下一次打开是什么时候了。

池湛还记得,岑迟对他说过的话。

“我会给你的记忆加一把锁,重现封存的记忆,必须由我来操作。”

池湛:“如果你也失去了记忆,还能打开这把锁吗?”

岑迟沉默了片刻,竟是摇摇头,无奈道:“失去了记忆的那个我,能不能打开现在的锁,这不取决于现在的我,而是取决于将来的我。”

“这句话听起来像绕口令。”

岑迟:“这也是坏处之一,譬如现在,我就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岑迟笑了笑,“已经结束了,阿湛,希望这把锁,永远没有需要打开的时候。”

池湛甚至不知道岑迟是什么时候完成了催眠的动作,就已经结束了。

池湛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。

“进。”周宴行的声音道。

池湛进屋,周宴行正在讲电话,见池湛进来,转了个身,用另一

边脸对着他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