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第118章 番外十二 中秋团圆(1 / 2)

作者:青端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中秋正式到来之前,礼部送上来的单子第四次被打回去重拟。

今年刚被提到礼部侍郎的程文昂捏着被打回的单子,掐着人中,恍恍惚惚,仿佛回到了当年,被陆清则不断打回修缮皇陵的图纸。

在程文昂青着脸回去重拟单子的时候,去京外办差的郑垚回了京,进宫时,顺便给陆清则带来封信——重返西域行商的段凌光要来京城一趟,给陛下汇报西域通商的成果。

旋即陈小刀和史息策也从漠北回来了。

一时间京城充满了陆清则的熟人。

不过陆清则暂时没空出宫去见大伙儿,只在史息策和陈小刀进宫述职面圣时,短暂地见了一面。

毕竟中秋这个日子,破事恁多,宁倦最不耐烦的就是搞这些破事,他要是不帮宁倦搭把手的话,事后得被宁倦叨叨一个月起步。

兔崽子,年纪也不大,怎么就那么能叨叨。

等忙完的时候,已经是中秋前一天。

天气渐冷,但又还不是烧地龙的时候,陆清则晚上睡得不舒服,就不像盛夏时那样嫌弃热烘烘的宁倦。

这个时节是宁倦最喜欢的。

每晚他都不厌其烦地玩一个游戏——侧卧在一边,故意不去抱陆清则,然后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陆清则自个儿循着热源,无意识地蹭过来,主动钻进他怀里,脑袋还会往他胸前拱两下。

一整天下来积累的疲惫和火气就腾地烟消云散了。

今晚照旧,陆清则刚蹭到宁倦怀里,就被抱住了。

宁倦得意地露出个有些孩子气的笑,低头把陆清则又揉又捏的,欢喜得不行。

陆清则每晚上配合宁倦玩这个游戏,心底有些哭笑不得,被他捏了几下腰,察觉到那只手有继续往下的意图,伸手拍开他的手,昏昏欲睡的:“别闹腾了,还嫌最近不够累吗?睡了,明儿还有中秋宴。”

宁倦看他最近累得紧,只好勉强放弃了继续压榨的意图,但也不完全放过,捏着他的下颌贴过去,黏糊地亲了好一会儿,直把陆清则亲得嘴唇湿红,受不住要睁眼踢人了,皇帝陛下才正气凛然地放开他,一拉被子把人卷好:“睡觉。”

陆清则:“……”

中秋宴盛宴在乾清宫前举行,陆清则陪同宁倦一同入席。

落座之前,陆清则习惯性地扫视全场,看到了不少熟人,陈小刀和史息策待在一块儿,段凌光也因在战时立功、又通商西域而得资格入宫宴,按着段公子的脾气,八成就是想来看看热闹。

一段时日不见的郑垚看起来更凶悍了,周围的官员能离他远点就远点,只有他后边的小靳一如既往地紧紧跟随着。

丧着脸的程文昂和范兴言位置颇为靠近,俩人关系不错,据说是在他离京那三年时生出的友谊。

陆清则俯瞰完全场,发现个有意思的点。

大概是吸取了多次经验教训,这回宴席上,藏着暗搓搓小心思、特地把适龄儿女带出来的大臣锐减了大半。

宁倦和他一起落座,注意到他稍稍扬起的眉梢,不悦地悄声道:“你在遗憾?”

陆清则感觉要六月飞雪了:“哪来的事,别冤枉我。”

俩人悄么声咬了个耳朵,长顺干咳一声,宁倦才肃容,命群臣平身就座。

宫宴一如既往的热闹,赏月赏酒赏桂香,底下群臣变着法地恭维今上,不过好端端的团圆日子,拿来这么浪费总有些不得劲。

宁倦一向不太喜欢这种铺陈浪费的大宴,往往都是能简就简,所以今年的中秋宴结束得也早。

待宫宴结束之后,留了几个人,在隔壁的园子里重开了个私宴。

这回留下的都是熟人了。

宁倦身上的袍服麻烦,先回去换身衣裳。

陛下一走,底下人就更松快了,郑垚刚才在宴上一瞅见史息策,就两眼放光了,这会儿终于能凑近,接着三分酒劲,手舞足蹈地凑向史息策:“史小将军!来切磋一把!许久没和你一起活动筋骨了!”

许久未见面,史息策依旧对热情过分的郑指挥使过敏,瞳孔一阵震颤,忙不迭往陆清则背后躲。

陆清则啼笑皆非:“郑指挥使,大过节的,你就放过人家吧。”

郑垚砸吧砸吧嘴,满脸遗憾。

陈小刀救兄弟于危难之间,过去勾着郑垚的肩嘻嘻笑:“郑指挥使,来来,喝酒,我特地从漠北带来的烈酒,听说酒量再高的男子汉,也撑不过三碗。”

范兴言酒量不高,刚刚在宴席上已经喝得半醉,刚来园子里又被郑垚拉着碰了两杯,已经醉了:“嘿嘿,风好大。”

程文昂眉毛扭动:“……范大人?”

范兴言:“嘿嘿,月亮好圆。”

程文昂试图叫醒:“……范大人!”

范兴言:“嘿嘿,嘿嘿。”

程文昂产生了一丝惊恐。

段凌光恐怕是除了宁倦之外,酒量最高的那个,方才在宴上也喝了不少,脚步依旧稳当,半点不见醉意,摇着扇子,潇洒地路过一群酒鬼,走到陆清则面前,拱了拱手,笑道:“上回走得匆匆,还没和你道贺呢,恭祝新婚啊,老乡。”

陆清则还没说话,边上坐着的范兴言竟然听到了这一声儿,迷瞪地看过来:“老乡?什么老乡?”

然后打了个酒嗝,自言自语:“哦,是老乡,你俩都是临安的。”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