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地牢

作者:缘分0字数:141万更新时间:2020-07-14 09:05:29

  城外宅院。

  顾潇潇正在翩翩舞剑。

  修仙一年多,顾潇潇进步明显,囚仙谷一行,更是让顾潇潇获益良多。

  如今她已是藏象中期,在没有什么额外资源的情况下,如此进境,纵非惊才绝艳,也算的上是小天才了。

  这刻正苦修着,忽听户外风声乍起,劲风直指顾潇潇脑后。

  顾潇潇也不回头,随手一片剑光洒出,斩中来袭之物,却是一片树叶。

  下一刻那树叶破碎,竟然化作漫天尘烟,飞卷而出。

  顾潇潇大惊,体内气机涌动,将所有尘烟震开,身如柳絮飞扬,飘散躲过云爆之地,翩翩落下,就见宁夜已从院外走了进来。

  “师傅!”顾潇潇欢喜的喊了一声,投入宁夜怀中。

  就在要入怀抱之际,突地一指刺去,气指如剑,直取宁夜双目。

  呼!

  狂风乍卷,风刃如刀,硬是将顾潇潇托飞开来。

  宁夜神情不动:“不错。”

  “可惜,还是没能偷袭到你。不过我也不错啊,挡住了师傅的暗袭。”顾潇潇嘻嘻笑道。

  “你确定?”宁夜却走了过来,指指她胸前一处:“看看这里。”

  顾潇潇低头,就见胸前不知何时已染上了一点烟尘,正是先前遇袭遗留。

  顾潇潇吐了下舌头:“只是点灰而已。”

  “只是点灰尘吗?”宁夜面色一沉:“若这灰不是灰,而是毒,是恶咒,是法术,你又当如何应对?”

  顾潇潇嘟囔:“师傅你是华轮境,我挡不住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我刚才出手,只用了对应你实力的修为,潇潇,不许狡辩!你应该知道,你今天所犯的每一个错误,将来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!”

  “是!”顾潇潇也认真起来。

  “下次再遇偷袭,在摸不清来路前,以规避为主,不宜硬战。”宁夜吩咐。

  “那如果是某些追踪术法呢?规避反而落入对方圈套。”

  “那就需要你去判断了。面对偷袭,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给对手偷袭的机会,再次就是提升自己预警的能力。无极道顺应天心,对环境的感知能力最强,每一点变化皆可由心。好生修行,周围一草一木皆在你心,敌人尚未出手,你便可以察觉,即便实力强到可以躲过你的侦侧,也能在第一时间内判断出攻击的手法,做出正确的应对。”

  宁夜循循善诱,顾潇潇也是认真听着,连连点头。

  只是听宁夜的口气,这次却是对她如何防范暗杀格外在意。

  顾潇潇也是个聪明姑娘,联想到先前之事,道:“师傅,前些日子你让我暗杀你,然后又大肆搜捕烟雨楼,这是正式要和烟雨楼作战吗?所以你担心烟雨楼偷袭暗杀我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可他们并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。”

  “这就是我今天找你的目的,有个任务需要你去做,可有兴趣。”

  听到有任务,顾潇潇来了兴致:“好啊好啊!”

  过去这一年多,只石陪宁夜去了一趟囚仙谷,顾潇潇每日只是修行,却也烦闷死了。

  见她如此开心,宁夜叹气:“此次任务,事关重大,搞不好,可能会影响你一生命运。你确定要做?”

  顾潇潇认真点头:“天下从不太平,潇潇能从一个凡人成为修士,全托了师傅的恩典,定不辱师命!”

  见她如此果决,宁夜点点头:“既如此,那就委屈你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玄策府地牢。

  七八个女子坐在一起,正是老鸨月嫂供出的几个万花谷密探,当然,身份大多不高,也就是走个过场。

  但对那些姑娘来说,这却是人生命运的崩塌。

  这刻坐在牢中,一个个都是惊慌不已,尤其是附近的屋内,还时不时传来哀嚎之声,更令她们害怕。

  总算狱卒对她们到还算客气,并没有动她们,却依然心惊胆颤,人心惶惶。

  就在这时,牢门打开,又一名女子被推了进来。

  那女子明显与旁人不同,虽是阶下之囚,却依然神情倔傲,即便入了狱中,也不坐下,只是靠墙站着,目光冰冷。

  狱卒被她的目光震了一下,叫道:“看什么看?再看挖了你的眼睛。”

  女子冷哼:“你若有那个胆子,便来。”

  那狱卒大怒,旁边另一名狱卒已道:“别去,这女人凶得很,先前抓她的时候,好几个弟兄死在她手里呢。”

  “妈的,不就是个藏象境嘛,随便一位仙师都收拾她了。”先前的狱卒狠狠唾了一口,转头离去。

  千秀阁众女看看那站立女子,纷纷有些诧异。

  其中一个年纪略轻的,对眼神凶狠女子道:“这位姐姐你是……万花谷的人?”

  女子便看看她们,道:“你们是千秀阁的?”

  众女纷纷点头。

  女子脸上猛地一阴:“是谁出卖我?”

  众女吓了一跳,同时摇手:“没有没有,我们都不认识你呢,而且我们被抓过来,都还没被审过。”

  女子面色这才好看一些,想了想道:“到也是,你们中,应当无人知我身份。看来还是我刺杀宁夜那次暴露了自己。”

  刺杀宁夜?

  她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刺杀宁夜这等当红人物?

  听她这么说,众女皆惊。

  丁小香按捺不住问:“姐姐何方高人?你不过一个藏象境,竟敢刺杀宁夜?”

  “暗杀需要很强的实力吗?”顾潇潇冷笑:“趁其不备,施以致命一击,有时候杀人……只需一击。”

  众女恍悟:“你是烟雨楼的人!”

  顾潇潇脸色一沉:“别跟我提烟雨楼,要不是烟雨楼的那帮杂碎太过没用,本姑娘也不会被抓。等本姑娘离开这大牢,定要痛宰他们一番。”

  听到这话,众女又是一阵莫名。

  听这口气,她竟然也不是烟雨楼的人。

  那她到底是谁?

  还有你凭什么觉得,你还能活着离开这大牢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千秀阁。

  这是一件清雅静室。

  月嫂跪坐下方瑟瑟颤抖,上方坐着的,赫然是那扫地老妪。

  “如月见过流云仙尊!”

  那老妪面色枯槁,全无表情,声音也是如凡人般有气无力,甚至还时不时咳嗽两声:“只是抓了几个小卒子,就这么放过了你们?”

  月嫂忙道:“宁夜自然是不愿意这么善罢甘休的,我给了他三十万灵石,另外还承诺事后另有重酬,他才肯高抬贵手。”

  “所以你的身份还是暴露了,对吗?”

  月嫂心神一颤:“属下无能。”

  那老妪到也没生气:“到也不能怪你,都是烟雨楼在背后搞鬼。宁夜放过你的原因,未必是因为那些灵石,而是他也不想和万花谷成为死敌,留下你,算是对我万花谷的示好。本来我还想杀了这个人,现在看来,到也不用了。有了你做中间人,许多事便有了转圜余地……这个人,能收能放,却是不简单啊。”

  月嫂松口气:“那江大锤的事……”

  “这事是我做的,下次他再过来问,你回他便是。他若要人,你便给他一个。至于你承诺的好处嘛……也为他备上一份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